伤仲永是几年级的

伤仲永是几年级的(idobzooki.com) 编辑:jh-M188 时间:2017-10-21 02:03:11

  3月9日,北青报记者来到海淀区学院路某大学周边的复印店,这些店多分布在学生生活区食堂附近和教学楼里,一所学校至少有七八家打印店。这些小店大多只有三四平方米,一到课间和休息,小店被来来往往的学生主顾挤得水泄不通,不乏前来复印教材的学生。

田志希原籍河北廊坊,是孙颖莎的老乡,当然孙颖莎比田志希少8岁,不过两人却非常亲。2011年,田志希成为父亲的朝鲜族朋友的养女,通过了归化考试,拿到了韩国国籍 。

伤仲永是几年级的

北京时间7月12日,在T2亚太乒乓球联赛第二轮比赛中,中国队主力孙颖莎首次登场。她代表江嘉良队4-1战胜匈牙利的波塔。在随后队友田志希与中国台北队一姐郑怡静的比赛中,孙颖莎看到田志希比分落后,也一起站在江嘉良身边,为田志希做了临场指导,经过孙指导的“点拨”,田志希从局分0-2落后最终实现了局分2-2的逆袭。

  根据《著作权法》,如果侵权行为损害了公共利益,“如在书市、展销会,大规模地售卖复制品、盗版书”,可以由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侵权行为,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销毁侵权复制品,并可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还可以没收主要用于制作侵权复制品的材料、工具、设备等;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高校复印店盗版教材堆积如山

  针对此《通知》,国家版权局官网发文要求,要以案件查办为着力点,对高校及其周边复印店的盗版复印活动予以严厉打击,有效遏制部分城市高校及其周边复印店盗版复印扩散蔓延势头。


  影响

  回应

  复印店承接中小学教辅复印业务

  现场


  对此,北青报记者致电12330北京知识产权维权援助与投诉举报热线,询问高校复印店“盗版复印”为何没有强硬措施进行管理。工作人员回应说,对于复印店印刷书籍的一般盗版行为,应该由著作权人举报维权,但实际情况是面临多重困境。首先是复印店操作隐蔽、流通迅速;而取证过程相当繁琐和困难,“得由著作权人持有相关证据到法院起诉复印店”。

赛后田志希说,第一轮比赛她也打了,因为表现不是很好,因此今天比较急,孙颖莎孙指导告诉她:“别慌,有得打。”于是她逐渐找到感觉,实现了逆转。

责任编辑:

伤仲永是几年级的

  本报去年3月14日A9版刊发《高校打印店囤上百份盗版教材》,对周边高校打印店展开调查,发现这些小店公开承接“私人订制”复印教材业务,为此有的复印店会囤上百份盗版教材。时隔一年,北京青年报记者走访大学校园内复印店,发现这里仍公开承接复印教材业务,其业务从校内扩至校外,甚至中小学教辅书在此被批量复印进行“团购”销售。


孙颖莎亮相T2赢球不算还临场当上孙指导 指挥老乡田志希扭转败局伤仲永是几年级的

  但北青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多个校园复印店家对此“并不知情”,“复印书的生意做了好多年了,没听过上面来查”。采访中也有复印店老板称,不复印写有作者姓名的那一页就没啥事儿。

  北青报记者走进去询问是否可以复印教材或书,店里工作人员回答:“可以啊,印几本?”环顾四周,不少同学也来此复印书籍,有的复印教材,有的复印从图书馆借出来的中外参考书。店家坦言可承接复印教材的业务,价格大多是双面打印每张1毛,胶装2元,双面复印4—5分,单面复印1毛,量大则可以优惠,如果要装封面就加2元,数量大还有价格优惠。


伤仲永是几年级的 承接教辅复印业务 高校复印店盗版教材为何愈演愈烈?

  举报维权面临多重困境

  文并摄/本报记者 刘旭


伤仲永是几年级的

田志希与郑怡静的比赛,田志希前两局就5-11、10-11落后。第三局比分到了关键时候,江嘉良为田志希叫了暂停,孙颖莎也跟着在一旁指导老乡,田志希后来以11-8拿下第三局,第四局本来应该抢五,但田志希4-3领先时裁判叫停了比赛,田志希就此拿下这一局将局分追成2-2。

  在房间的一角,记者发现还有一摞尚未装订封面的中小学教辅书,余温尚存,该复印书的封面上写着《中小学生自主学习丛书——导学·测评·拓展(九年级 数学)》,出版社为北京联合出版公司。“这是接的外面一个中学班的订单。量大的话,我们还可以直接送过去或走快递。”店家说道,“我们现在有一半的业务来自外面的中小学和培训机构。”至于每日这样的教材和教辅业务量有多少,店家摇摇头答:“这个我们没法估算,每天都不一样,反正开学这一阵算最忙的时候。”

(来源: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伤仲永是几年级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