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机柜

网络机柜(idobzooki.com) 编辑:jh-eHBJ 时间:2017-08-23 12:22:30

而内容创作者们向微信迁移也面临着运营问题。根据第一财经报道,微信公众号的付费阅读功能将交给微信平台上的自媒体们自行设计,这里“自行设计”的得当与否,则会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这些自媒体能否成功在微信商业体系里生存。而或许具体的设计形式可以参照得到、知乎Live和喜马拉雅FM、摩尔金融。

钱皓也向新浪科技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在他看来,无论是语音形式或是图文形式,只是知识形式的差异,其本质是相似的,都是获取知识,共同抢占用户获取知识的时间。“内容付费模式大同小异,微信公众号付费订阅推出后无论什么模式都会受到冲击影响。微信最高频用户量最大,优秀内容创作者逐渐将粉丝沉淀到流量最大平台。”

  中新网3月13日电  综合报道,遭弹劾下台的韩国前总统朴槿惠于当地时间12日晚间搬离青瓦台返回私邸。她通过发言人表明“真相终会水落石出”,表露出“不服从宪法法院的审判结果”的态度。另一方面,眼下韩国政坛要求修改宪法的声音与日俱增。多个政党指出,总统权力过大不受监管,提出把新宪法建立在权力共享的框架上,即总统负责外交国防事务,由国会选举产生的总理处理国内事务。

  朴槿惠返回私邸

  朴槿惠于12日晚间搬离青瓦台,返回位于首尔三成洞的私邸。朴槿惠离开青瓦台前,带着微笑和前来送行的500多名青瓦台工作人员道别。她抵达私宅时,800多名支持者夹道欢迎,她下车后微笑着与支持者握手,并与“亲朴派”政党人士简短交谈。

  此前媒体猜测,朴槿惠可能对10日审判结果发表立场,但是她和支持者交谈后走进了私邸。朴槿惠过后通过前青瓦台发言人说:“自己没有尽到总统的职责,感到抱歉。谢谢信任我的支持者,自己愿承担一切结果。虽然要过一段时间,但我相信,真相终会水落石出。”网络机柜

而内容创作者对具体运营模式的纠结与考量或许可以反映出内容付费平台的价值。

新浪科技 谭宵寒

大批朴槿惠的支持者聚集在其私宅附近。

“付费订阅的消费额肯定会超过当年杂志购买的消费总额,这么大的风口必须要去参与下。” 微信公众号订阅功能确认将推出的当天,互联网分析师钱皓在微博评论说。这也反映了大多数内容创作者的想法,但它可能导致的一种结果是,在微信拥有深厚粉丝积淀的大V们一旦转战微信,可能就再也回不到其它平台了。


钱皓也表示,微信公众号在未来与其它内容付费平台将形成差异,微信公众号付费专栏对有粉丝微信沉淀的自媒体有利,部分有专业知识但没有微信粉丝的博主依然会去得到、喜马拉雅FM、知乎Live等平台。

对用户而言,中心化的平台会面临众口难调的问题,微信的碎片化会为用户提供更多维度的内容选择,刚好解决了这一问题。而除KOL资源外,用户习惯、用户时间本身就是内容行业稀缺的资源,一旦用户在某一平台产生付费习惯,就会挤压其它PGC付费阅读的时间,甚至再难去其它平台继续付费阅读。

微信公众号付费阅读近期推出 其他内容付费产品怎么办?


“得到这类模式可能越来越经纪人化,专注面向那些即使微信推出工具,也不愿或无法玩好工具的垂直内容创作者们。同时,内容从单一细分走向综合性需要强大的运营团队支撑,这也是微信这类纯工具化的平台所覆盖不了的领域。”

任何内容付费模式都会受公众号付费专栏冲击?

网络机柜

2月14晚间,腾讯方面确认:微信公众号的订阅功能确实在推进中,已经在做测试,相信近期会和大家见面。


对平台而言,“由于自身的定位、受众、和用户基数,所能承载的KOL是有限的,知识付费平台或知识社区,一直都存在平台资源和自媒体打架的情况。”另外,石头先生表示,作为目前付费的主战场,PGC付费专栏过去拼的哪家运营资源多、注入流量多,然后KOL从已有读者群里找出愿意付费的用户,而现在微信提供了广泛传播的工具,挖掘关系链路里愿意付费的用户,这些因素都会导致一些KOL的运营重心向微信迁移。

网络机柜

摩尔金融为金融学习平台,一些专注研究二级市场的大V会发布需要付费的文章,包括包年、包季度以及包月,同时还可以购买单篇文章,据了解,有大V单篇文章收入可达十几万元。


  有关“修宪”以限制总统权力问题,韩国各界对修宪尚没有共识,但有意见指韩国过度崇拜权力、将总统视作“国王”的文化,是朴槿惠贪污滥权的主因。

  朴槿惠所属的自由韩国党是推动修宪势力之一,该党议员李喆雨表示,国会修宪委员会将在13日展开为期3日的会议,希望在本月提交修改草案,并在5月总统选举或之前就修宪举行公投。

  在野国民之党及从自由韩国党前身新国家党分裂出来的正党,都支持修宪。三党除了提出削弱总统权力外,也希望把下届总统任期缩减至3年,待2020年同时举行国会及总统选举,之后再将总统任期由现时的只可任1届5年,改为两届8年或一届6年。三党对细节存在分歧,虽然在国会有足够议席提出草案,但未必达到三分之二的通过门坎。

  被视为大选热门的共同民主党前党魁文在寅则认为,修宪不能操之过急,并质疑保守阵营企图藉修宪夺权。共同民主党认为,修宪讨论会淡化选民现时求变的热情,希望总统任期可更改至2届8年,修宪公投也应在总统选举后举行。

  支持修宪的意见指出,总统可以任命大部分政府官员、制订政策及预算案,在野党议员难以监察,容易导致滥权和财阀政治。虽然修宪支持者与日增加,但专家质疑现有宪法不是导致此次丑闻的原因,对总统权力过分尊崇、不敢违抗上头命令的韩国文化,才是问题根源。

当然,也有平台方则否定了这一点。蜻蜓FM联合创始人赵捷忻在接受新浪科技采访时表示,微信的入局说明内容付费是一个庞大的市场,同时将会吸引更多人进入这块市场,也会让市场更加成熟。


在用户内容付费习惯逐渐养成的大环境,以及微信生态陆续培养了用户微信支付、微信红包、微信打赏的习惯后,微信现在需要做的,只是将已经形成付费习惯的用户们从其他平台吸引到拥有海量粉丝积累的微信公众号来,这比等待用户养成习惯要容易得多。而这也就意味着其他用户体量一般、商业化价值有限的内容付费平台即将迎来一个重量级对手——微信公众号付费订阅平台上线后,得到、知乎Live、喜马拉雅FM这类产品到底是否会受到冲击以及怎样的冲击?它们在内容付费市场将会被分得一个怎样的角色?

网络机柜图为朴槿惠抵达私宅。

而或许,覆盖多数内容创作者的大平台与垂直领域的专业化平台并存,就是未来内容付费平台的格局。


但按照目前的说法,若将所有运营设计交给内容创作者们,也就意味着他们面临着自身定位的问题。“这也是微信商业生态里的内容创业者们面临的第二次大考,部分制作能力不强、粉丝质量不高的账号将被淘汰。”石头先生指出,第一次是微信推出流量广告,在这轮大考中只有两类人活下来:数据造假和粉丝基数过百万的大V。

网络机柜 朴槿惠表态“不服”弹劾判决 朝野拟修宪制约总统

至于备受关注的内容传播度与付费矛盾的问题,钱皓指出,“为传播度而放弃付费模式几乎无任何意义,非付费用户为弱关系、忠诚度低,付费粉丝忠诚度高,关系强,两者可以互补,并不完全冲突。”当然,这对于一些营销性质的文章并不适用。

万物融联CEO石头先生赵淑全向新浪科技分析说,目前付费阅读有两大阵营:碎片化的微信公众号和PGC引导的付费专栏。前者所谓的碎片化是指微信提供的仅是传播工具,微信公众号内容是否能传播取决于粉丝而非平台推荐;PGC的付费专栏则会人工筛选定位,推荐适合的内容,PGC付费专栏实际上提供的是流量。

(来源: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网络机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