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姆·沃尔顿自传

萨姆·沃尔顿自传(idobzooki.com) 编辑:jh-21gC 时间:2017-08-20 04:22:52

  胡清翠来宜务工近20年,是城区一名环卫工人。她告诉记者,当初送付毫上幼儿园时,老师发现户口本上的性别不对,刚开始都不敢收,费了好多口舌才收下,“上小学就更麻烦了,托熟人才办好”。好不容易上了小学,可接下来办学生医疗保险时又卡住了,多次与学校老师沟通协调,最终老师通过其他渠道才把付毫的学生医保办好。“明年他就要参加中考了,这是我和孩子都最担心的事,要是误了孩子的学业,恐怕他会恨我们一辈子!”胡清翠说,让她担心的,还有今后付毫出门买火车票,长大后买房子、结婚等,因为身份证信息与本人不相符都会受影响。

  去年10月,“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在“立法院”会议中,指斥民进党蛮横,甚至“气”到在媒体镜头前掩面痛哭,却遭名嘴酸在演戏假哭,更有不少网友直呼黄国昌是“影帝”,可以报名金钟、金马奖。

萨姆·沃尔顿自传

  中国台湾网5月30日讯 台湾“北北基安定力量联盟”发起的罢免反两岸服贸学运“推手”——“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行动,已通过第一阶段联署,进入第二阶段。 活动发起人孙继正表示,全台有许多县市陆续向他请教“罢免心法”,目标锁定发表极端言论及制造仇恨对立的“立委”。 不排除在各地点燃罢免狼烟,反制脱轨“立委”。针对罢免一事,岛内Facebook粉丝专页“靠传媒”发文讽刺黄国昌,“这次不是装哭就没事了”。

  记者牵线,有望还原“真身”

相关新闻

  7月1日,记者来到胡清翠家。在其提供的付毫的户口本上,记者留意到,户口本的签发日期是2010年11月16日,付毫是户主,户籍地址为重庆云阳县江口镇大面村8组22号,性别一栏标注为“女”,出生年月为1999年9月16日,付毫身份证号的末尾两位数字为“43”,经查询是女性编码。与此大相径庭的是,付毫在大公桥小学的毕业证上的性别为“男”,出生年月为1998年8月。


  6月30日,家住城区东山大道287号的胡清翠带着侄儿付毫到伍家岗张家坡社区求助,称侄儿的户口本上显示是女儿身,希望社区能证明他是男孩。

  记者随后电话联系上重庆云阳县江口镇派出所户籍民警何纪平,他告诉记者,以前村民的户口信息都是由村委会登记保存,1998年才开始移交派出所接管,并录入电脑。近年来,该村许多村民到派出所申请更改错误的身份信息,经查系以前的村干部登记村民身份信息时不够负责,造成姓名、性别、年龄等错误,村民领到派出所印发的户口本才发现。“办理起来并不难,只要提供一切能证明身份信息是他本人,我们就能在系统里进行更改。”针对目前付毫急需更改户口信息的问题,何纪平表示,应由本人到派出所提出申请,预约办理,并提供毕业证原件和复印件、村委会证明,以及该村2-3名证人,可以是村干部和邻居。

  因为户口本性别一栏那个“女”字,付毫在上学期间遇到不少尴尬事。

  从出生到现在长到16岁,重庆云阳来宜的少年付毫明明是男儿身,户口本上性别标注为“女”。上幼儿园费口舌,上学托关系,连同学知道后也笑他娘娘腔……就因为这个“女”字,让他遇到不少尴尬事。他也曾回老家申请更改性别但未能解决,眼看明年要中考,这个男伢急了和伯母到社区求助,社区又求助于本报……


  洛杉基说,民进党几个让人民恨之入骨的“立委”,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尤其如尤美女之流,除了专干不得人心的烂事外,还不断造成人民仇恨、分裂、社会道德低落,从来没看到她们为人民干了什么正事! “更需要罢免的是这些老鼠屎,如果罢免不了,就只好罢免保护她掩护她的政党!”(中国台湾网 王思羽)

民进党“立委”尤美女。(台媒图)

萨姆·沃尔顿自传

黄国昌去年在“立法院”装哭。(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针对罢免“立委”议题,台湾自由作家洛杉基表示,让人民有权罢免专割稻子尾(“割稻尾”:接收别人成果,不劳而获),只会作秀、不会做事的烂“立委”,的确是民主制度的亮点。但美中不足的是,那些躲在政党保护伞下,只会上呈党意,与民意脱节,专干狗屁倒灶烂事的“不分区立委”,则是民主制度的毒瘤,人民只能看着这些“不分区立委”嚣张无状,却连罢免的权利都没有!

萨姆·沃尔顿自传 台湾民众“罢昌”渐成真 黄国昌这次装哭没用了

  16岁男孩付毫的户口本上性别为“女性”

  付毫性格偏内向,说起话来轻声细语。“有些同学知道这件事后,就笑话我是娘娘腔,都不好怎么解释。”在付毫看来自己是外地人,加上户口本上注明是“女”的,让他在同学中抬不起头来。“这个字不改过来,肯定会影响我以后的人生。”付毫希望能尽快把户口本上的性别改过来。


  付毫的伯母胡清翠说,孩子跟随她一家在宜昌生活10多年了,“也不知道当年是谁去办的户口,把他的性别、年龄和身份证号码都弄错了。”付毫4岁时,父亲在宜昌务工因意外身亡,母亲改嫁后失去联系,他就跟随爷爷奶奶在老家农村生活。5岁时,胡清翠两口子把付毫接到宜昌,在办理上幼儿园手续时,才发现他户口本上的性别是错的。

萨姆·沃尔顿自传

  “靠传媒”Facebook粉丝专页发文表示,靠挑起对立和专门收割他人成果及爱演爱哭的政客,最终也逃不离民意的反扑,并讽刺黄国昌“这次不是装哭就没事了”。

  记者在伍家岗宝塔河派出所咨询了从事户籍工作30余年的民警胡运喜。“在宜昌肯定是办不了,必须让本人回原籍去办。”胡运喜说,据他了解,1998年重庆那边的计生工作抓得非常严格,既然能入户口,基本可以排除超生等原因,导致错误的原因可能是申请入户的资料填写有误,或工作人员录入失误,可以通过查询警方存档的原始凭据弄清楚。而申请更改的手续并不复杂,只要提供出生证明,或当地村委会证明,并由本人到场就可以办理更改手续。

  1日下午,记者与重庆云阳县江口镇大面村村委会主任王道兵取得联系,他向记者证实付毫确系该村村民。“他的事我清楚,前几年回来找过我办更改户口信息。”王道兵说,造成付毫改户口信息失败的原因是,按要求提供的由所在学校出具的证明材料中,名字中的“毫”写成了“豪”。王道兵表示,如付毫回家再次申请更改,应提供现所在学校的证明材料,并张贴照片加盖学校公章,以及现居住地居委会出具的居住证明,村委会根据这些材料再出具证明。


  “这样的问题我还是头一次遇到,也不知道怎么帮忙。”胡清翠遇到的难题,把社区主任路小琴给难住了。路小琴致电记者,希望能帮忙出出主意,帮助付毫解决更改户口信息的问题。路小琴说,胡清翠夫妻是2013年底在张家坡社区辖区买的二手房,付毫随他们居住,但户籍不在宜昌,社区对他们家以前的情况也不熟悉,没办法出具证明材料。

萨姆·沃尔顿自传

  一字之差,尴尬事儿不少

台湾民众的“罢昌”行动渐渐成真,黄国昌这次如何装哭没用了。(台媒图)

(来源: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萨姆·沃尔顿自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