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龙庭

阳光龙庭(idobzooki.com) 编辑:jh-sA89 时间:2017-08-20 04:21:39

  对于“逃离北京”的这位科研人员,王家骐认为应该理性地看待,没必要过分解读。这是那个科研人员在对事业、家庭等各方面做出权衡后的一个选择。

  在王家骐看来,留人的方式无非有两种,一种是事业留人,即使目前条件暂时差一点,但是在这里能够做出更大的贡献,就可以考虑留下;一种是待遇留人。现在经济社会发展很快,各方面机会也很多,科研人员完全可以选择对自己压力小一点的道路,“总之,要给人才选择的自由”。

  在王家骐看来,年轻人不一定非要留在北京工作。“现在中科院在全国各地都有水平很高的研究所,对青年人才来说也是不错的选择。”王家骐说,“即使他选择到中科院外工作,也是一样在为国家科技事业做贡献,应该更加宽容地看待这个问题。”

阳光龙庭

  针对这一工程,王家骐说,这是中科院以人为本的一种体现,但是也要看到,在资源如此紧张的情况下,不可能一下子满足所有人的需求。

  你们的压力我们懂

  每个时代都有长征路

  不过王家骐说,回想起来,那时候并没有觉得艰苦。“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长征路,每个人也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要有走长征路的精神。”


  中国青年网北京3月15日电 今天上午,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闭幕会。列席会议的部长们在北大厅北门通向万人大会堂的通道接受媒体短暂采访。

  列席会议的部长们在北大厅北门通向万人大会堂的通道接受媒体短暂采访。

  对于当下北京的生活压力,科学家们都深有体会。“北京的房子太贵了,这个是客观事实。”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王家骐说,即使用他一辈子的身家,在北京也买不起一间稍微宽敞一点的房子。

  怎么让你留下来


  提问:我是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两个问题,第一个,社会保障基金关系国家的稳定和百姓的命运,大家都很关心运作的安全性和投资效益。我们想请您介绍一下相关情况,特别是有哪些措施能够确保基金的安全;再一个,社保基金去年末在沪深两市新增了6个账户,被市场解读为养老金准备入市的信号,您对此做何评价?养老金是否会沿用社保资金的投资运营模式?

青年科学家逃离北京 院士:房子太贵压力我们懂阳光龙庭

  “逃离北京”,并非科研界独有的话题。和许许多多怀揣着梦想的“北漂人”一样,那些蜗居在北京的年轻科学家,一边承受着科研的压力,一边遭遇着生活的挑战。这一问题,正是今年两会上,科技圈的代表委员们所关心的。

  用现在的标准评判,那时候王家骐的工作、生活条件可以说是苦得不得了。


  2012年至今,中国科学院持续开展“3H”工程,解决科研人员住房、家庭、健康难题,落实后勤支撑体系规划、解决科研人员后顾之忧、构建创新生态系统。

阳光龙庭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姚檀栋同样认为,这个“逃离北京”的故事,代表着一种人才的正常流动。“每位科研人员都可以根据个人的情况权衡。有些人可能更适合在另一个地方发展。”他说。

  第一部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期限,提法是应对老年化的到来,来自于财政拨款,因此可以忍受更大的年度波动,而取得更好的长期回报。第二部分来自于各地的委托,委托有期限,这个波动率就不能大,当然收益率相对也比较低。大家都知道,存款保险是最没波动率的,债券其次,波动率最大的是股票,所以要忍受大的波动率那就可以多配点股票。像养老保险基金受托这部分,我们要求95%以上的概率当年不发生亏损,所以配置的股票比例是比较低的。因此可以说两句话,第一,谁也保证不了只赚不赔,只是说多少概率之下不赔,我们设定的90%、95%两个基金不一样。第二,所谓社保基金入市,早就入市了,入市十几年了,社保基金从2011年开始投资,已经17年了,一直在市场,但是它投入的股票比例比较小。现在刚开始1370亿各地委托的基金来自于投保人的阶段性结余,这部分也开始入市,它能够投资于股票的比例更少,因为我们是对委托人有承诺的,他们一般委托的期限比较短,都是五年,五年时间内如果有大的亏损,五年我就不可能平衡,所以投资的就比较保守。对你这个问题,我大致这么回答。

  


  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楼继伟: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概念。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管理了两部分资金,最大一部分是全国社保基金,这一部分基金是财政托管形成,在去年底已经超过了16000亿人民币的规模。第二部分比较小,是养老保险基金阶段性结余,这个已经同7个省市签订了合约,承诺委托给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管理3600亿,目前已经到账了1370亿。

阳光龙庭

  就在两会接近尾声之际,一篇名为《一枚中科院科研人员的自白:我为什么选择离开》的文章,点击量破了10万。

  文章作者从北大本硕博毕业后进入中科院北京某所工作,最后,却因为买房、子女入学等现实问题,含泪告别中科院的老领导,转战南京某高校。

  “其实,北京的条件已经比东北、西北地区优越很多了,全中国就一个中关村小学,人人都想上是不可能的。”王家骐说,“对子女的家庭教育也至关重要,并不是说进不了中关村小学,你的孩子就没有前途了。这一点,看看我们中科院出了多少穷苦地方来的优秀科学家就知道了。”

楼继伟:全国社保基金去年底规模已超16000亿元


  同样过过苦日子的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袁亚湘,也在为年轻的科学家们着急:“他们的压力我们懂。中国科学院在北京有全国最好的科研资源和国际交流环境,也是全国优秀科研人员集中的地方。但北京本身的生活压力大,确实是大家都能感觉到的。”

阳光龙庭

  他1963年本科毕业,1966年研究生毕业,一直到1979年才评上助理研究员。那时候,王家骐已经39岁了,在这16年间,他有两个孩子,全家人挤在一个15平方米的筒子房,做饭是在走廊,卫生间是公用的。1986年当所长,工资也只有200多块钱。

  姚檀栋建议,在此情况下,国家应当加大对青年科技人员的经费支持,根据科研信誉和成果,发掘优秀科研人员,并将其作为“种子选手”加以培养和支持。

(来源: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阳光龙庭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