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经济建设成就

2016经济建设成就(idobzooki.com) 编辑:jh-K3CP 时间:2017-09-26 04:50:11

   多管齐下完善评价体系

   曹可凡认为,如果任由这样买卖收视率的行为形成风气,电视台、制作方、广告主、观众,每一方都将受累,唯一的获利者只有操控收视率的造假公司。购买一集电视剧收视率的花费在30万-50万元不等,也就是说,一部电视剧需要的“造假成本”可能高达几千万元,整个造假产业链的容量更高达40亿。

   一方面,《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 等过去一段时间不被重视的慢综艺受到了交口称赞,大量低俗、搞笑、博眼球的真人秀节目退出电视荧屏;一方面,花钱买点击量、票房的作假现象却有愈演愈烈之势。

2016经济建设成就

  西南王赛冠亚军奖金分别为8万、4万元,每盘棋对局费4000元。上届冠亚军为杨鼎新四段、陶欣然五段。

  唐韦星九段曾于2014年、2015年连续两年获得西南王赛冠军,本届比赛首轮执黑对阵贵州老乡彭荃七段,后者在中腹攻杀一块黑棋时,为未能弈出最佳着法而不住地唉声叹气,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他打了大勺子,其实不然。进入细棋格局,彭荃的功底得以展现,最终以1又1/4子之优胜出,爆出一大冷门。

  特约记者古柯报道“四川航空杯”第16届西南棋王赛首轮今天上午在成都望江宾馆结束,参赛的7名世界冠军中,古力九段、唐韦星九段、党毅飞九段被淘汰出局,常昊九段、柯洁九段、时越九段、芈昱廷九段过关。参赛的四名四川籍棋手均遭淘汰。今天下午进行第二轮比赛。

   全国人大代表、著名主持人曹可凡表示:虚假的数据不能成为衡量文化项目成功的标尺,文艺创作更不能误入假数据营造的“假潮流”之中,应该建立公正客观的文艺评价体系。


   奚美娟强调,文化艺术是特殊行业,文化产品的优劣及价值取向甚至能直接影响国家软实力的提升,因此她希望资本方不要以赚钱为唯一目的,还要带着情怀。

  共有16名棋手参加西南王赛,其中包括7名世界冠军,为历年来参赛棋手名声最大、实力最强的一届西南王赛。首轮比赛中,常昊九段执白对马逸超四段,中腹一条黑大龙受攻,处境窘困,仅仅两眼苦活,外围白棋厚势滔滔,优势历然。劣势下马逸超在白棋左上角“搅局”,常昊无暇细算,为保险起见,尽量求稳,结果黑棋钻入白棋边上活出一块,形势接近不少。

   “随着立法的不断完善,掐灭不良行为指日可待。”曹可凡提出,但为了进一步完善健全现有的文艺评价体系,建议多管齐下:电影方面,针对票房造假的手段可能不断更新的现象,应当在《电影产业促进法》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强执法、从严惩处。对于违规操作的相关公司,应及时公布“黑名单”,吊销从业许可。对于部分将虚假票房与二级市场联动以不正当获利的公司,更应该向司法机关报案或提起诉讼。同时,管理部门应继续升级票务销售的管理系统,进一步公开票房实时数据,甚至引入第三方审计机构。

   [相关新闻]


  这之后白棋奋勇杀入上边盘黑阵,妙手频出,意外地活出一大块,双方形势再度接近。官子时,柯洁兢兢业业,丝丝入扣,廖元赫判断黑棋盘面十目左右的优势无可动摇,遂爽快认输。

  但因前边白棋优势过大,局面依然占优。官子中,常昊连续亏损,好在棋局已经驶向终点,白棋堪堪以半目之优胜出。

2016经济建设成就

  


   其实,对于假票房、假收视率、假点击量,这几年国家也很重视,也出台了相关法规和政策。去年10月底通过的《电影产业促进法》,对电影票房造假有明确的规定与处罚。而在电视行业,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多次表态严惩收视率乱象,2014年还出台了国内首个电视收视率调查国家标准,去年也有相关的行业自律公约出台。

2016经济建设成就

   在电视行业,唯收视率论让收视率造假成了多年痼疾。无论是劣作还是良品,只要掌握了收视率,就能决定节目的排期、广告的利润、电视台的收益,因此,集体合力“造”收视率的恶性循环时有发生。

   回忆起自己《一棵树》的演出经历,奚美娟更有感触。当初,她接到剧本后,就到主人公原型牛玉琴家里体验原汁原味的生活状态……只有这样,创作出来的作品才会有生命力。可反观当下,焦虑、浮躁的情绪多了,创作环境也发生了变化,甚至一些“枪手”窝在宾馆喝着可乐就能把作品给编出来了。

  柯洁九段执黑对00后廖元赫五段,白棋在左下角强手迭出,迫使大块黑棋出逃,而白棋借势获利,势地兼收。自感形势吃紧的柯洁突入右边盘白棋,白棋以最强着应对,柯洁在此连续花掉几次30秒保留时间,终于得以全身而退,而且还获得宝贵的先手。廖元赫在此处作战明显亏损。


  

2016经济建设成就

   为此,奚美娟建议,文化行业在接受资本进入的时候,要对资本方做一些引导和要求,有序管理和引导资本在文化行业的投入。

西南王赛首轮三位世界冠军出局,柯洁涉险过关

   全国人大代表奚美娟:资本进入文化行业不能只逐利


   电视领域,应尽快就此立法,给查处收视率造假提供执法依据; 相关行业协会则应起到自律作用,一旦发现涉嫌造假,应立刻进行调查取证,并向司法部门报案。另一方面,目前相关技术早已成熟,应由广电总局等部门牵头,在现有的城市网、全国网等收视率统计体系之外,再引入实时收视率等新的数据统计方法,实现多种收视率调查模式并存并立的科学体系。

2016经济建设成就

   类似的现象,还发生在视频网站上。部分电视剧、综艺节目的播放量动辄几十亿次甚至上百亿次,但背后的水分不少。有的节目一天的播放量就高达五六亿次,实际上贡献点击率的全是“机器人”。在互联网平台上,造假的成本变得更低,很多网店专门为“刷视频点击量”服务,几百元就能换取几千万的点击量。

   假票房、假收视率、剧本抄袭……这些问题也同为来自文艺行业的全国人大代表奚美娟所困扰,她认为,出现这些现象与市场监管不力不无关系,“资本大量进入文化市场,却只抱着盈利目的,可文化行业不能只看盈利,也需要有情怀。”

  

(来源: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2016经济建设成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