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经典游

德国经典游(idobzooki.com) 编辑:jh-5me8 时间:2017-08-20 00:55:33

  胡效敏被骗始于2011年参加世晖旅游公司的旅行团,她说,以前当老师时没时间出去耍,退休了想好好享受晚年生活,世晖的低价团正好符合她一向勤俭节约的生活态度。在海南的酒店内,公司员工称团费不够向老人们借钱,再将钱置换成老年公寓,老人每年可收租金。“我当时就想,手里有点钱,银行利息低,可以投资,给儿子们挣点钱。”

  陈杰说,平时没和父母住一起,每个周末过来看他们一次,母亲时常从外面拧着鸡蛋、面条回来,很得意地说:“今天去参加活动送的。”但种种迹象并未让陈杰引起重视,“如果当初多问几句帮母亲把把关,能否避免今天的困境?”面对母亲的“投资”资料,他认为,父母身体没有问题,子女不可能随时守着他们。即便跟他们讲很多骗术,但始终防不胜防,“一旦被骗子公司盯上,很难再扳回来。”

  儿子反思

德国经典游

  3月初,一个周末早上,胡效敏的儿子陈杰过来了,他把母亲扶到沙发上躺下,盖上被子。

  陈杰问母亲,每次投资都没有兑现,难道都没有引起重视?“他们把那些项目说得活灵活现的。”这是老人唯一能够给出的解释。

  该公司的欺骗手段,和胡效敏所述经历刚好吻合。经成都商报记者证实,世晖公司负责人张春明已于2011年涉嫌非法集资,在成都被乌鲁木齐警方抓获。

  “在当下这个社会,城里父母和子女的生活在空间上和结构上分开了,子女用‘看守’来杜绝父母上当受骗的方式,几乎是被堵死的。”


  如果当初能多问几句

  樊平认为,时代飞速发展,但老年人没有跟上,类似的风险对他们的生活来说完全是空白,没有这个积累和知识储备,这一点是最致命的。

  “遗产”在哪

  同样在2011年,胡效敏还投资了一份“私募股权基金”,向一家名为“天津海之龙”的公司,投资16万元,协议中称:投资时间为2011年9月23日至2012年3月22日,收益为所投资金的10%。但到现在,老人连本都没有收到,协议原件还在家中。


  为了弄清楚母亲的投资,到底还有多大的收回可能性,陈杰开始逐一对这些投资项目进行了解,不过第一项投资就给他当头一棒。

  母亲初衷

德国经典游

  “你投了多少?”陈杰问母亲。“可能有七八十万。”胡效敏指了一下自己的房间,所有投资资料都在里面。陈杰打开一个盒子,里面堆满了各种项目的合同、材料和借款单。根据资料中注明的金额,母亲共计投入了80余万元。“反正这些以后都是你们两兄弟的。”母亲说。

老母亲80万投资6家公司 1家被查,5家已联系不上


  高康简介

  《我们在长春相遇》原唱

  人生格言:知足者常乐

  喜欢的歌手:刘文正 

  喜欢的动物:鸽子、狗

  喜欢的颜色:红色 

  高康从小酷爱音乐,1979年开始接触并演唱流行歌曲,并多次获奖,同时为电影《离婚合同》、《毒草霉》等多部影视片录制歌曲,在“九二长春电影节”他的一曲《我们在长春相遇》传遍春城,广为流行。他的歌声纯朴,热情真挚。“以情带声”、“声情并茂”。 

  高康目前就职于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工会,曾出专辑《天地之间的爱》(目前只发行过磁带版本)

  1988年演唱的《拜访秋天》在全国《广播新歌》征集评奖中,荣获表演奖。并通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发表并向全国广播。

  “在那银色的冬天里,我们在长春相遇,漫步在飘雪的路上,结下了纯洁的友谊……”这首《我们在长春相遇》,流传20多年经久不衰。

  高康是这首歌的原唱,当年以饱满的感情,让这首歌在百姓心中打下深深的烙印。8日,《我们在长春相遇》被确定为长春市市歌。10日,记者联系到高康时,他正忙活一场答谢宴。他说,他依然爱着长春,爱着那首歌。

  至10日,在优酷网上,高康原唱的这首歌已经播放了2595次,老歌和老歌手又火了。

  爱着长春,爱着那首歌

  “很开心,很兴奋,20多年了,还有这么多人喜欢这首歌。”高康生于1964年,年近50岁的他在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工会工作。

  “那还是在1987年,我去参加长春歌手大奖赛,省广播电台立体声部老师王俊杰推荐我去参加全国作品大奖赛。他为我精心准备了好几首适合我演唱的歌曲。在演唱时,《我们在长春相遇》的作曲者张洪玉老师听到我的歌,认为我很适合唱他刚写的这首《我们在长春相遇》,于是就让王俊杰老师找到了我。”高康说,“张洪玉老师给我一字一句地详细讲解了歌曲创作的初衷和意境,一句一句地教我,我理解了张洪玉老师对长春的那种爱,我是饱含着对家乡的那份感情,全身心地去演唱的。事实上我也很爱长春、很爱这首歌。” 

  “此生与音乐有缘,我要感谢两个人。”高康说,“一个人是我的父亲,因为他对音乐的热爱,引导我喜欢上音乐。另一个人就是刘文正老师,是他激发了我对音乐的灵感、热情,从小到大我都在学习刘文正老师的音乐、刘文正老师的风格。”高康说。

  至今,高康依然陶醉于刘文正的“外婆的澎湖湾”等歌曲中。

  从“每周一歌”到长春春晚

  “其实,这首歌的歌词在我演唱之前已经公开发表了,但是作为一首歌曲,我是第一个演唱的。”高康回忆说,这首歌是1987年他唱后,那年在省广播电台的“每周一歌”作为备选曲目供市民选择,不过,那时候据说每天有好几百人要点播这首歌。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传唱这首歌曲。

  1990年,当时作为央视导演的长春人孟欣找到了高康,邀请高康录制1990年长春电视台的春节晚会,并演唱这首歌。晚会播出后,《我们在长春相遇》红了。1992年,第一届长春电影节,高康的《我们在长春相遇》再次唱响长春。

  录制一次只得10元钱

  当年录音的情景,高康现在依然能记起,因为当时的录制条件比较差,高康得去进行先期录音,下了火车一出站,就被节目组的专车拉到了录制基地,当时也没有人指导,就一个人站在那,唱完就走人。

  “但我在现场还是看见了李双江、殷秀梅等艺术家。然后,从回到长春去长影录像,一共3天。”高康说,”其实录一次音我就拿到10元钱而已。” 

  省歌的交响乐队为他伴奏

  高康从小爱好音乐,19岁学弹吉他。上学的时候是班级里的文艺骨干。高康毕业后去了长春纺织厂工作,“那时候我比较喜欢弹吉他,都是和身边的朋友、老师学的,现在家里还有三把吉他。“高康说。

  1980年左右他开始在各大晚会演出,1985年跟随吉林省歌舞团参加冰凌花的轻音乐团前往大西北进行巡回演出。

  1986年参加省歌舞团的虎年大型音乐会,“在那场音乐会上,省歌的交响乐队为我伴奏,你能想象省歌的交响乐队为我伴奏吗?这在以前根本想象不到,应该算是对我演唱功底的认可吧。”高康兴奋地说。

  走业余路对音乐单纯地喜欢

  “我就是单纯地喜欢音乐,很单纯的,其他复杂的因素不考虑。”高康说。一直以来,虽然参加很多活动,但高康都是以业余歌手身份出现。“但我这一辈子基本没有离开音乐。其间,我也出过一盘磁带专辑。我还给不少的影视剧演唱过主题曲。“

  高康介绍说,他放弃职业歌手身份还有他的性格原因,职业歌手不是他喜欢的生活方式。

  “我这人一直奉行知足者常乐的信条。无论做什么事,都不愿意和人争、和人抢。那样子活得太累,我就喜欢随遇而安,我就是单纯喜欢音乐。”高康说。

  演出必唱《我们在长春相遇》

  在唱完那首歌之后,高康就来到客车厂一直工作到现在。“以前我一直是我们厂子里文工团的骨干,那时候,每年我们团‘走穴’演出很多,我记得凡是在长春的演出,《我们在长春相遇》是我必唱的歌曲,因为我有一种情怀在里面。”高康说。

  《我们在长春相遇》,虽然高康是原唱,但后来还有童安格、蔡国庆等歌手唱过。

  “可能因为这首歌好听吧。”高康认为,这首歌词曲都非常棒,旋律也很优美,歌词真正表达了长春人民淳朴的心灵和热情好客的性格。这首歌能被评为长春市市歌,高康很高兴,他希望不管百姓还是歌手,都把这首歌唱好,唱得越好他越高兴。

  新文化报与长春市委宣传部共同推出――“让市歌唱起来”拉歌大赛

  为了让市歌响彻整个春城,展示长春这座文明之城的美丽形象,新文化报与长春市委宣传部联合推出“让市歌唱起来”拉歌大赛。

  拉歌大赛即日起以社区为单位报名,可以集体报名,也可以个人报名。新文化报将对各社区报名者排练及预热的情况进行采访,并制成视频短片在新文化网上展示。

  本次活动将评出团体和个人的一二三等奖,并有丰富的奖品。

  如果您愿意通过唱市歌来表达对这座城市的热爱,那么,您和您所在的团体就赶紧报名吧!报名电话:0431-96618。 

  “我们社区的合唱团很不错,想报名唱市歌。”新文化报发出邀请社区或个人唱市歌的消息,很快就有社区报名。南关区松竹梅社区有一个合唱团,有30多名团员。南关区松竹梅社区段淑芳书记评价说,合唱团在全市小有名气。“我们合唱团以老年人为主,虽然不是很专业,但每位团员的精神都相当不错。” 

  段淑芳表示,她要与合唱团的团长商量一下,争取就在这几天就组织大家开唱。“《我们在长春相遇》是算老歌了,团员们差不多都会唱。”

  绿园区春城社区书记赵贵和10日也为社区的合唱团报了名。

德国经典游

  在胡效敏家中,这样的电话此起彼伏。她的手机几乎被投资公司、活动通知短信霸占。电话挂掉不久,又响了,“你听嘛,我妈都这样了,这些骗子还在骚扰。”陈杰说。果然,打电话的又是一家所谓的投资公司,他把电话挂了扔在桌上,这位40多岁的男人流下眼泪,他对追回这些资金已不抱希望,只想讨回一个公道,“我们全家被这些公司害得没有尊严了。”

  3月16日,陈杰将母亲扶到沙发上,老人重复着一句话:“都是骗人的。”刚躺下不久,手机响了,陈杰正要起身去拿,母亲叫住他:“不要接了,肯定是打电话喊我去领礼品的。”父亲接起电话,问清来路后怒斥道“你们这些骗子,不要再打电话来了。”

  去年4月,胡效敏在家中突然呕吐,短暂休克,后被确诊患上了脑梗。一年来,病情越发严重,下半身瘫痪,生活已不能自理。于是,陈杰辞去工作,隔三差五就来照顾母亲。


  曾被成都某钱币收藏品公司骗走100万元的杨松柏(化名)说,“你永远不要问老年人为什么会去相信这些骗子公司。”在他看来,问这种问题的,要么是本来就知道真相,要么是以前被骗过的人。“正在被骗的老年人什么都不知道,有挣钱渠道谁不想去争取。”

德国经典游

  可发挥社区、物业亲近功能

  在生病后,她将这笔丰厚的“遗产”告诉了儿子。不过,巨大的打击随之而来——这6笔投资全是针对老年人的骗局。如今很多迹象表明,她的所有投资连本都收不回来。

  最近一周,陈杰根据部分项目协议留下的电话拨打过去,当初接待老人的成都兴海碧城林和重庆绍河两家公司,电话已成空号。而天津海之龙公司合同封面上的两个座机,竟被告知并不存在。


  针对当下老年人被骗的问题,樊平建议社区或物业提供一些咨询、建议方面的相关服务甚至财产顾问,“但是必须要有亲近性,如防火防盗一样深入人心,如果把它搞成专业机构,老人不会主动前往。希望政府、银行能够重视老年人被骗的现象,在当今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和转型期,他们靠自己很难再赶上来。”

德国经典游

  两年后,胡效敏又出资6万元,入股一家名为北京精彩无限文化传播的公司,尽管持有一张权益证书,但老人称一直没有过任何收益。 2014年到2016年,老人又先后投资了3家公司,其中向成都兴远兴公司投资2万元,向重庆绍河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成都公司投资5.5万元,两份协议上均写明每月收取的利息比例,目前协议都已过了借款期限,借款协议仍保留在胡效敏手上。胡效敏说,支付成都兴远兴公司投资的2万元时,对方只收取了1.8万,当场返还2000元作为接下来5个月的利息。而从第6个月开始,每月400元利息再没有收到过。

  随后,陈杰将所有资料拿到客厅,依次翻阅起来……

  5家公司已联系不上

(来源: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德国经典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