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编辑文本文件

linux 编辑文本文件(idobzooki.com) 编辑:jh-DC63 时间:2017-10-20 00:24:24

  温州市疾控中心消毒与病媒防制所副所长倪庆翔对周先生带来的白色“竹节”进行了显微镜下的检验。结果显示,“竹节”为一种巨大的肠道寄生虫——带绦虫的孕节(里面有虫卵)。而让周先生感染这个寄生虫的最大可能,就是五个月前的那块牛排。

  除了吃生的或者没煮熟的牛肉、猪肉外,吃生鱼片也有可能感染一种叫阔节裂头绦虫的寄生虫。“烧烤、火锅、爆炒等方式烹饪的肉类、鱼类,都不是安全的,都会有感染寄生虫的可能。”

  周先生今年35岁,平时身体健康,也没有吃生肉的习惯。肚子长绦虫,主要跟生吃肉类或鱼类等食物有关。思前想后,周先生能想到的就是5个月前在西餐厅吃的那块五成熟的牛排:牛排带着血丝,味道比平时全熟的要鲜嫩得多。

linux 编辑文本文件

  周先生体内排出的绦虫

  据悉,去年,省疾控联合浦江县疾控中心,就用这个方法为一名女子驱出一条1.9米长的带绦虫。

  自从吃了那块五成熟的牛排之后没多久,周先生就发现自己经常时不时腹泻。一开始,以为是肚子吃不好了,周先生也不是很在意。直到今年2月底,无意中,周先生发现自己的粪便中有一节长达20多厘米的白色物体,样子有点像竹子的节。

蔡当局执政的蝴蝶效应,更加剧了高教困境。

男子肚中“养”了条5米多长的虫子 或因吃这种食物


  带绦虫可以分为头节(只有一节)、颈节(有1~2节)、成节和孕节(这两节的节数可以达到几百到几千节)。带绦虫为雌雄同体,其中孕节就是带绦虫用于繁殖的部分,脱落后随着粪便排出体外。若牛或猪吃了带有带绦虫虫卵的青草等食物,就会寄生在肌肉组织内。

  5个月前吃了一块五成熟的牛排后,瑞安的周先生就经常腹泻。后经检验,发现周先生体内可能寄生着一条虫子。昨天,在省市三级疾控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周先生服下南瓜籽、槟榔汤和导泻药物后,排出一条5.2米长的绦虫。

男子肚子里


台湾《联合报》今日发表社论指出,台湾高达七成的校长认为台湾高教只剩不到五年的竞争力。更严重的是,面对这样的困境,蔡当局与大学校长的认知与解方完全南辕北辙,台湾高教要摆脱五花大绑的命运只怕难上加难。当局对该重视的不重视,对不需要的建设却猛砸钱,根本是本末倒置而不自知。

  年。在成长的过程中,成虫能从虫体上自行脱落孕节片,刚脱落时活动力强,并随人体粪便排出体外,就是周先生看到的呈乳白色的“竹节”。

linux 编辑文本文件

  周先生将这个白色的“竹节”带到了医院,但医院说无法检查,建议他去疾控部门作相关的检验。

  有的绦虫可以长到8米


  昨天中午,在服用生南瓜籽、槟榔汤等驱虫药之后,周先生成功排出一条白色的带绦虫,长度达到了5.2米。经过省市疾控专家确诊,这个虫子为牛带绦虫。

linux 编辑文本文件

  有意思的是,这种寄生于人体的牛带绦虫大多只有一条,寿命可达20~30

  周先生体内排出的绦虫

  感染了带绦虫会有什么后果?如果是牛带绦虫,只存在人的肠道内,会引起腹泻、人体消瘦等症状,长期的还有可能引起肠梗阻、肠出血和肠穿孔。但若是感染了猪带绦虫,除了进入肠道成为成虫外,还有可能进入脑内,引起脑水肿、颅内压力升高。


社论摘编如下:

linux 编辑文本文件

台湾联合报系“愿景工程”推出“高教十字路”专题,针对台湾公私立大专校院进行调查,多数校长对台湾未来的高教竞争力感到悲观。这样的结果,其实不令人意外;但高达七成的校长认为台湾高教只剩不到五年的竞争力,仍令人心惊。更严重的是,面对这样的困境,蔡当局与大学校长的认知与解方完全南辕北辙,台湾高教要摆脱五花大绑的命运只怕难上加难。

  “生的牛排中含有带绦虫的幼虫——囊尾蚴,进入人体后六到八周即可长成成虫。”倪庆翔称,带绦虫分猪带绦虫和牛带绦虫。猪带绦虫的成虫可达2~4米,而牛带绦虫则能长到4到6米,甚至8米。

  不管是哪种带绦虫,周先生体内的虫子必须尽快驱出。


linux 编辑文本文件

  “南瓜籽和槟榔是用来麻痹虫体的。”倪庆翔解释称,猪带绦虫的头部长有钩子,而牛带绦虫的头部则长着4个吸盘,钩子和吸盘都是用于吸在人体的小肠里,不至于被冲出体外。而服用生的南瓜籽、槟榔煎熬成的药汤后,带绦虫就会被麻痹,虫体僵直。此时再喝导泻药硫酸镁和大量清水,就能将带绦虫驱出体外。

  这个时候,人若是进食生肉或没有全熟的牛肉、猪肉,就有可能感染带绦虫。这种寄生虫只要趴在你的肠道上,就能吸收营养成分。但这个过程,会使你的肠道粘膜被感染,使人体腹部不适,消化不良,出现腹泻或体重减轻等症状。

从二十多年前“教改”,广设大学开始,又对少子化浪潮视若无睹,全无因应,即已种下祸因。十余年前,台当局“教育部”以“顶尖大学”和“教学卓越”等计划撒下重金,企图引领高教发展;结果,除推升极少数大学排名外,各种评鉴措施反而把各大学打造成高同构型的“台湾‘教育部’大学”,更导致技职教育崩坏,产学断链,乃至整体高教竞争力的严重流失。

(来源: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linux 编辑文本文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