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新觉罗恒懿

爱新觉罗恒懿(idobzooki.com) 编辑:jh-eywq 时间:2017-08-23 12:22:53

  比赛前两局进行得波澜不惊。第三局,韩国队四垒金恩贞打定失误,被丹麦队一举偷下四分。第四局,韩国队状态稍有回升,通过一记漂亮的旋粘拿到二分。上半场结束,丹麦队以7比2大比分领先。下半场风云突变,韩国队渐进佳境,而丹麦队失误增多,被韩国队连续四局偷分成功。最终韩国队以8比7实现大逆转。

  “上了贼船下不来了”

  打心眼儿里喜欢竞技麻将,虽然不像电影中那些“赌神赌圣”,有着神乎其神的赌技,他们很在意赌桌和牌桌的区别,绝不涉赌,比筹码更重要的是“和气”。

爱新觉罗恒懿

  陕西团所有成员合影。

  刘兴旺拉开一罐啤酒举过头顶,大嗓门喊了一句“祝我们比赛取得好成绩!”所有人都伸出胳膊碰杯。

  1964年,阎文英从北京矿业学院毕业,分配志愿上,他写着“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他背着行李卷,提着装标本的破箱子到了西安。从1966年到1992年,他带着学生在地质队和矿上实习,走遍了祖国“大好河山”。

  这次去南昌参赛,包括食宿每人1100元。而此前出国比赛,也全是自费,平均一次一万多两万元。旁人议论他们为了打麻将花那么多钱,田瑛说,“我们这代人真的是吃了大半辈子苦,该给国家和家庭奉献的都奉献了,现在还有点时间,我要活一把自己。”


  竞技麻将在此基础上细化规则,规定了包括“十三幺”“七小对”“边张”等81个番种,不同番种对应相应的分值。比如“边张”是1分,“十三幺”是88分。一把牌至少凑够了8分才能和牌。另外还规定了从摸牌到出牌的思考时间不能多于10秒。更重要的,竞技麻将不挂彩头,练习和比赛都是用筹码或者扑克牌记分。

  德国4比6瑞典

  传统劲旅俄罗斯本轮的对手是已经取得三连胜的捷克队。上半场比赛,两队发挥稳定,在各自后手局均未给对方偷分的机会。半场结束,俄罗斯以5比3暂时领先。第六局比赛,捷克队四垒Anna Kubeskova发挥稳定,拿到两分。第八局比赛, Anna Kubeskova最后一投旋球直接出界,被俄罗斯队偷得三分。虽然捷克队在第九局中追回两分,但终究难挽败局,最终提前认负,以7比9结束本场争夺,三连胜戛然而止。

  田瑛说,她打麻将以来,性格发生了很大变化,过去她内向忧郁,在各种各样牌友的带动下,她越来越开朗活跃,偶尔还抢着讲话。


  王桂英的孙女今年五岁,从一岁开始把麻将当积木玩,刚识字就指着麻将牌的“红中”说“中国的中。”

爱新觉罗恒懿

  1990年代,王桂英就跟丈夫学了竞技麻将的规则,在一些小型比赛中做裁判。直到2000年,第一届中国麻将牌王赛暨大师赛,她第一次作为运动员上场参赛。

第十八届中国麻将牌王赛暨大师赛的比赛现场。新京报记者杨静茹 摄


  “十亿人民九亿麻,还有一亿是看家”。麻将在中国有深厚的群众基础,不同地方的麻将有不同的打法,基本以“四组一对”为基础,俗称“推倒和”。

爱新觉罗恒懿

  “坐着飞机出国打麻将”

冰壶世锦赛:循环赛渐入佳境 加拿大独占鳌头

  74岁的刘兴旺眼睛眯成一条缝,笑着跟对手说“你看你看,我本来都不想和了,偏偏给我和。”花白的眉毛舒展开,像一个捣蛋成功的顽童。


第十八届中国麻将牌王赛暨大师赛的比赛现场。新京报记者杨静茹 摄爱新觉罗恒懿

  田瑛身材修长,白发理成小卷,左手无名指戴一枚小巧的戒指,素色衣服上搭配红马甲之类的亮色点缀,讲起话来慢条斯理,举止间透露着年轻时的美丽优雅。2000年,她从航天系统退休。站在窗边看院子里的老人们成晌成晌拉家常,觉得没什么意思。

  2005年,世界麻将组织在北京成立。2007年,来自17个国家和地区的选手参加了在四川举行的首届世界麻将锦标赛。竞技麻将在世界范围内培养了一批忠实拥趸。国外也开始举办各类麻将比赛,邀请中国选手参加。因为“陕西竞技麻将牌友联谊会”成绩突出,名气大,得到了不少的邀请。西安牌友们也“坐着飞机出国打麻将”,他们的口号是“以牌会友,外加旅游”。

  阎文英十几岁离家读书,至今保留一口纯正的河南乡音。牌友们经常逗他,远远地模仿河南话冲他大喊“阎(四声)老师”,他也不恼,慢悠悠走过来问一句“恁干啥?”


  西安牌友在国外的比赛中取得过不错的成绩:2012年中日交流对抗赛亚军,第四届麻将世锦赛团体冠军、2016年奥地利公开赛冠军、季军。他们也有发挥不好的时候,2013年受邀参加法国麻将邀请赛仅获得团体第四名;2014年,在法国举办的麻将欧锦赛上,他们遭遇了最严重的滑铁卢。这次比赛,他们个人最好成绩第30名,团体最好成绩第37名。

爱新觉罗恒懿

  现在他跟着牌友们再次踏上征程。“一出来就只有牌和玩,一切烦心事都丢在脑后了。”多数地方对他来说都是故地重游,“几十年过去了,能再看看挺好,特别不一样的感觉。”

  2012年,田瑛去日本参加中日麻将交流赛获得亚军。一名日本牌手亲手做了三套和服分别送给冠亚季军。“我的那套是肉色的底子,上面绣了粉色的小花,非常精致。”

  “做出大牌的时候特别有成就感,一整天都会心情愉悦。”田瑛说,竞技麻将不挂彩头,有些打惯休闲麻将的牌友刚接触竞技麻将觉得没有刺激没意思,但是一旦上手了几乎没人再打休闲麻将了,因为“太简单了。”

(来源: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爱新觉罗恒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