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国煌

李国煌(idobzooki.com) 编辑:jh-eq7w 时间:2017-07-24 10:28:23

诚然,特朗普将联邦调查局局长科米(James Comey)解职一事、连同他自己迷一样的缴税记录,以及一直和俄罗斯方面撇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都可能成为政敌手中的把柄。但需要谨记的是,把柄只有在你有能力真正去捏住他时才是有效的。而至少在可预见的未来,国会民主党人还不会具备这个能力。

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即使特朗普政绩不彰,也需要有强有力的对手,才能有机会把他拉下马。因为正如此前提到“惰性效应”的原理,如果选民觉得挑战者不见得比在位者好,或者至少没有好上太多,那么他们会倾向于选择维持现状。

4、谁能挑战特朗普?

李国煌

《通知》从工程规划、实施进度、资金落实、质量管理、加大公开力度、加强监督检查六个方面提出了明确要求,意在确保贫困地区薄弱校如期、如质地完成改薄任务,让贫困县薄弱学校早达标、学生早受益。其中要求,从2017年开始,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将组织专项督导,逐一检查项目学校“20条底线”达标情况,确保到2019年底所有项目学校都达标。

2014年7月,教育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联合出台的《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底线要求的通知》明确了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的“20条底线”要求,其中甚至具体到一桌一椅、黑板、教师采光、旗杆等。显然,对于薄弱校改善办学条件而言,守住底线正是确保目标达成的关键所在。

  

一张图:美联储原来是这样“操控”全球金融市场的


1、惰性效应

而与此同时,对总统的满意度,与是否支持其连任,并不是同一个概念,却被媒体有意无意地混淆了起来。事实上,就连一直和特朗普不对路的主流媒体ABC新闻和华盛顿邮报所联手在4月底所进行的调查显示,如果大选立刻重新进行,特朗普在面对主要民主党竞争对手如希拉里、桑德斯和去年未参选的前副总统拜登时,都会以全面压倒性的优势胜出,赢面甚至要比去年的大选还要大得多。

政策微评

而如今的民主党却面临在奥巴马之后,中生代政治家人才凋敝的困境,在当前的所有民主党籍州长和参议员中,别说找到又一个里根或者克林顿,就连魅力与奥巴马能平起平坐者都很难挑出。于是大家看到,有意2020年总统大选者,仍旧是那几张“老”面孔:时年将73岁,不知是否还能不吸氧就上台的希拉里,时年79岁的桑德斯,和时年78岁的前副总统拜登,或许还有时年77岁前国务卿克里……就连民主党内的小字辈女将,被认为是希拉里钦定接班人的伊丽莎白·沃伦,届时也将已是71岁高龄。本来特朗普届时将74岁的年龄劣势,在民主党的一群老爷爷老奶奶面前,恐怕也就不是个事儿了。


2、弹劾特朗普?至少在首个任期内这不可能!

事实上,特朗普的支持者基本盘依旧稳固,甚至,他为未来连任而专设的基金也已经募得了数百万美元,数额是奥巴马首个任期此时的两倍,其中大部分是来自普通选民的涓滴之资,可见其真实人气状况。而这笔资金也已经灾始投入使用,特朗普在部分“关键州”鼓吹自身政绩。并攻击政敌的造势行动已经提前开始。

李国煌

一个例子就是,在当年总统没有任期限制的时代,富兰克林·罗斯福连续四次当选美国总统,直至在任内去世为止。而之后,在宪法第22修正案规定总统只能担任两届之后,13位总统中有8位都顺利连任,只有3位总统在连任选战中铩羽而归。而自进入20世纪以来,在政党轮替后的首个任期即宣告连任失败的,则只有卡特一人。

所以,在共和党没有大面积倒戈的状况下,民主党人想要弹劾特朗普基本是“门也没有”,他们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在2018年中期选举打个翻身仗,但在当前的政治周期下,民主党要夺众院并控制参院三分之二(67席)以上的可能性也近乎为零。


所以,只要特朗普的政绩和处境没有号称“最差总统”的卡特那么蹩脚,那么他的连任将是大概率事件。即使不看个人政策,当前美国在全球政治军事实力仍无他国可望其项背,同时在能源上因为页岩油革命而接近自给的状况,也和卡特总统在美苏争霸中落于下风,又遭石油危机困扰的局面有着天壤之别。所以,只要特朗普不是真心“作死”,他就有着相当大的机会留任到2024年。

李国煌

所以,上述调查就提出了又一个问题:究竟谁才能在2020年大选时挑战特朗普呢?

教育部、财政部近日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中期有关工作的通知》(下称 《通知》),要求进一步加强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提出确保到2017年底完成校舍建设和设备采购任务“超七成”,2018年底 “过九成”,2019年完成收尾工作;对因懒政怠政影响项目进度、不能按时完成任务、出现严重质量和安全问题的,要提请省级人民政府进行严肃问责。

但正如此前在高调宣布参选后被主流媒体视作纯粹的搅局者,然后在党内初选中在一无内助二无外援的状况下强行突围,然后再在大选中一度民调落后10个百分点以上的状况下神奇翻盘那样……特朗普迄今短暂而精彩的政治生涯中一直充满了惊喜。所以,就凭前四个月的状况来断言他为期四年的首个任期的最终归宿,还是有些失之武断了。


于是,剩下的最后一种可能性就是特朗普被基于所谓的“第25修正案”被判定为心智状况不再适合担任总统一职,但这需要副总统彭斯外加整个内阁中大多数阁员的认可才行,而鉴于内阁成员本身就由总统本人提名,他们如果不是自己先疯了的话,不可能昧着良心给“老板”贴上“神经病”标签。所以,这种可能性,大家看过,笑过,也就可以算了!

李国煌

从2015年1月 《国家贫困地区儿童发展规划(2014—2020年)》就大篇幅明确一系列义务教育阶段扶贫政策,到2016年6月印发《关于加快中西部教育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从义务教育到高等教育全过程的扶持政策,再到2016年底国家首个教育脱贫五年规划——《教育脱贫攻坚“十三五”规划》正式印发,我国“十三五”时期教育脱贫工作行动纲领应声落地。其中提出“2020年实现普及高中阶段教育的要求,力争实现贫困地区人人有学上、个个有技能、家家有希望、县县有帮扶”的脱贫攻坚目标算是对外勾勒出了我国教育扶贫的近期可见目标,虽然宏伟但却十分必要和实际。

所以,无论大家有多不喜欢特朗普,都非常可能会在未来7年半的时间里都和他抬头不见低头见。美国政治的下一次改朝换代,也料会到2024年时才会到来。

  

责任编辑:


  

李国煌

美联储跺一跺脚,全球金融市场震三震,这一说法毫不夸张。想要了解美联储是怎样“操控”全球金融市场的,首先要了解美联储的运行机制。下面,汇通网图解财经系列将就美联储机制一一解析。

按心理学原理,人总是会本能地抗拒改变,即使大家对现状并不是特别满意,但只要没有好上许多的另外选项,大家仍会规避在改变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风险,继续安于现状,这就是所谓的“惰性效应”。

比如,在没有特别的意外状况发生时,消费者总是倾向于继续购买同样品牌规格的商品,在使用电子产品时总是沿用自己已经习惯了的设置,甚至在公共场所都喜欢坐在自己已经熟悉了的位子上。这一效应在美国政治领域同样有效。

(来源:如对本网转载内容、版权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0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32333435363738394041424344454647484950

Copyright ©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李国煌  sitemap